關於部落格
  • 1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<第二章>

"老公你知道黑死病嗎?聽說最近澎湖爆發這種「會傳染」的病,死了一半以上呢!你說這會不會是某種老天下的處罰啊?你知道千炎以前做過哪些事,是不是也被處罰嗎?"
孫必戎撐著因徹夜未眠而憔悴的臉,坐在咖啡香四溢的廚房裡發呆,昨夜老婆說的話不斷盤繞思緒,以至於壓根沒注意到後方越來越靠近的身影。
"叔叔早。"
"哇啊啊!!"孫必戎整個人被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,千炎歪著頭一臉無法理解的看著他。
"呃、呃早啊小千炎,昨夜睡得還好嗎?來來,叔叔弄好吃的給你。"
"沒關係不用了,我自己來。"
看著邊哼歌邊拿吐司塗果醬,滿臉純真無邪微笑的小小孩,孫必戎不禁想證實老婆是錯誤的。
"......千炎?"
"怎麼了?"
"澎湖.......漂不漂亮?"
歌聲頓時打住了。千炎慢慢地抬起頭直視著孫必戎。
"我一直都被關在孤兒院哩,唯一一次接觸外面是因為我哥哥被一群本來很好很好的人殺死了,我為了要逃命所以跑到外面。我看到的澎湖是一個又一個披著人皮的惡魔不斷在殺人,地上到處都灑滿了血和屍塊。
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,也不知道其他人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被殺掉,但我原諒他們,因為哥哥在夢裡告訴我不能去恨。"
停頓了一下,千炎又恢復剛剛那抹散發柔軟的微笑,
"哥哥說,每個人都會犯錯,學著去原諒,才是好孩子的行為。"
沉默了一會,孫必戎突然開口,"吶千炎,你幾歲?"
"七歲。"
七歲,該是無憂無慮享受童年的日子;七歲,該是在小學一年級教室裡和同學打鬧成一片的日子,但從小千炎的口中卻聽不出七歲。太過血腥的殘酷打在她眼前,無法忽視、無法逃避,衝擊性的畫面將深深的留在這顆幼小的心靈中,將純白點上一點腥紅。
只是,看似軟弱的小人兒竟有著無限寬大的心胸,用原諒取代仇恨,這是孫必戎沒意料到的,也是他感到佩服的地方。
他欣慰的拍了拍千炎的小腦袋瓜,
"吃完去刷牙洗臉,我帶你到學校吧!"
**********
"各位一年孝班的同學,這位是万俟千炎,以後要好好相處喔!"
三十七雙閃亮亮的眼睛眨也不眨直盯著小千炎,像在觀賞什麼稀有生物。
"妳的名字好特別唷,是姓万名俟千炎嗎?感覺好了不起!"
"從哪兒來的?北部嗎?我媽媽說北部來的孩子都比較狡猾欸!"
"妳長的好可愛喔!眼睛大大的好漂亮!"
千炎手足無措的被新同學團團包圍。第一次被同年齡的小朋友熱情搭話,一陣開心湧上心頭。
"我姓万俟名千炎,我是從澎湖來的,不知道算不算北部?"
"哇!"
小朋友們更興奮了,澎湖耶!是從另一個島過來的新同學呢!
"吶吶,剛剛帶妳來的那人是妳爸爸嗎?"
"..........不是。"
"那他是誰呀?"
千炎在內心掙扎著。看起來她的同學都是有爸爸媽媽疼愛的小寶貝,她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與他們不同。
"...是我叔叔。"
**********
蟬婕眉頭緊皺,目光緊緊鎖著眼前聽說本事高強的道士。
一身掛滿符咒的道袍,道帽端端正正擺在頭上,臉上不知道為何蒙了塊不透明的破布,連眼睛都看不見。
"這位女士,如果真是剛從澎湖來的孤兒,那她極有可能帶著黑死病一起過來了。"
"請問治得好嗎?"
"嗯...........這是天的旨意.......我不能隨意透漏........."
蟬婕立刻掏出幾張紙鈔,豪邁的往桌上一扔,那道士見了直流口水。
"咳咳!其實黑死病是一種十分可怕的詛咒!染上它的人將會漸漸被腐蝕殆盡,血水直流、痛苦不堪,那是專門給極度骯髒之人的懲罰!是上天給澎湖的懲罰!唉,不幸的是,這種詛咒是會傳染的。"
蟬婕聽完冷汗直流,忙檢查身上有沒有任何傷口,又突然想到老公,連一句謝謝都忘了說就急忙奔回家。
再也見不著那驚嚇過度的女人身影,道士嘿嘿邪笑兩聲,"蠢女人,過了這麼多年人類依然這麼愚蠢!隨便說說竟也當真!呵呵,看來接下來會很有趣呢!千炎妳這美味的小東西就乖乖送上門吧!嘻嘻嘻嘻嘻嘻........"
道士枯瘦的手一把扯下破布,眼睛竟是不屬於人類的黃綠色蛇眼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